高考语文文言文复习三法宝

2014/4/29 10:15:35 作者:阳

高考语文中的文言文历来是一个难点,备受广大考生重视,考生都能注意把传统的文言文学习方法和学习要求结合起来,探索答题的内在规律。文言文学习和复习都要用对方法,不然就算耗费再多的时间和精力,也不一定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。

一、诵读课文积累语言材料和知识

诵读是传统国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技巧,诵读通过声音来体验字词句篇的语言形象,这样大大加深了考生对作品思想内涵的感悟。同时,考生还可以在诵读过程中,反复品味文章中精彩的字词语句,丰富自己的语言储备。这种语言材料和知识的积累,正是语文文言文功底的基石。同英语一样,不读、少读,肯定不利于考生培养文言文的语感,甚至连词句的语意都把握不住。

目前,高考题并不使用课本中的语言材料,许多考生都忽视教材的复习,只注重课外材料。适度的扩展阅读和练习是必要的,但对教材中的课文弃之不顾,无疑是舍本逐末的做法。

事实上,高考题考查的知识点基本上都在课本材料中出现过,是课文中语言材料的直接迁移。2003年上海春季高考中,有一个得分率较低的题目。原句是“主人曰:邻家孽畜,可厌乃尔!”要求解释句中“乃尔”一词。其实,这个词在课文《孔雀东南飞》中早已学过。原句是“府吏再拜过,长叹空房中,作计乃尔立。”这里的“乃尔”作“这样”解。全句的意思是“(自杀的)主意就这样打定了。”考题中的“乃尔”,正是解释为“这样,如此”。再如,2002年上海高考题中,要求解释“旬日”和“已而”两个词的含义。我们在课文中学过的相应的词,分别出现在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中的“已而相如出,望见廉颇”和《促织》中的“旬余,杖至百”等句子中。“旬日”作“十天”解。“已而”作“不久”解。这些例子绝不是偶见现象。可以说,高考试卷上不论是文言词句的理解,还是被视为“得分点”的语法现象,都能直接间接地在课本中找到。由此可见,高三阶段脚踏实地全面复读学过的课文是十分必要的。

以课本材料为基点,适当地拓展和延伸,熟悉各种题型的解题思路是一种事半功倍的复习方法。盲目多练是不可取的,应该把材料的积累与知识的梳理结合起来。这就需要对文言文的一些词法和句法进行有效的归纳和梳理。

二、注意归纳比照常用词

在词法上,可以对课文中学过的古今异义词、通假字、谦敬副词、兼词、时间词和各种词类活用的类型,包括使动、意动、为动等用法作一些归纳梳理,并且从中体会一些规律性的东西。值得一提的是,对常用实词、虚词的多义性及兼类现象也应特别关注。2003年上海高考卷中,要求写出文中两个“绝”字的含义。前句“余与二奴东越二岭,人迹绝矣”中的“绝”作“不见”解,与“千山鸟飞绝”中的“绝”同义;而后句“涉不必有津,冲湍恶泷,不无绝也”中的“绝”是“横渡”之意,与《劝学》中“假舟楫者,非能水也,而绝江河”中的“绝”同解。这个难度不高的词,答题正确率却不高,如果平时复习时能注意对这些常用词归纳比照的话,是容易应对的。

文言词以单音词为主体,但也不能忽视双音词,尤其是连绵词、同义复词、偏义复词、复式虚词及一些语义比较固定的语词。有一年上海高考题中,要求将“盖目眶尽肿,不可开合也”一句译成现代汉语。难度并不高,但有相当多的考生对偏义复词不甚了解,结果把“开合”这个偏义复词当作两个词处理,闹出了“张不开,闭不上”的笑话。如果对课文中偏义复词的句子作过一番梳理的话,那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三、句式的把握与梳理同样重要

在句法上,句式的把握和梳理同样重要。在常见句式中,仍有不少同学难以把握宾语前置句式和定语后置句式,这固然与不注重诵读、缺乏语感有关,但与理不清这些句式的语法结构的规律也有很大关系,可见对有关例句的归纳梳理是很有必要的。此外,对一些习惯句式的把握和梳理也须引起足够重视。诸如“无乃……乎?”、“其……之谓也”、“何……为?”等结构较固定的句式必须非常熟悉。有一年上海高考中“奈为医者戒余勿食何?”一句的翻译,让许多考生失分。其原因是对“奈……何?”句式毫无感觉,只能妄加揣测,胡乱作答了。